翻頁   夜間
七三中文網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106章 當世文宗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網] http://www.xakevw.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都說人活七十古來稀,可劉三吾今年已經七十六歲,還身體健朗,不弱年輕人。

    自從洪武十八年入朝,幾年間,就主持編纂了《存心靈》、《省躬錄》、《禮制集要》、《寰宇通志》等等書籍,文辭老道,中正平和,深得朱元璋的賞識,并且留在了身邊,充當顧問。

    朝中有三老,而劉三吾名列第一!

    堪稱當世文宗。

    此老真正被后人銘記,是因為著名的南北榜一案……老頭強項,堅持己見,不愿更改科舉盡數錄取南方士子的榜單,觸怒天顏……朱元璋力排眾議,采取南北分榜,維護了科舉考試的地域公平。

    至于劉三吾,老朱并沒有殺他,而是流放戍邊,并沒有殺他!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陰暗心理,總有些不良文章,把死的沒死的,病死的,戰死的,老死的,全都歸結到朱元璋的頭上……仿佛要是沒有老朱,這幫人都能長命百歲,活個萬萬年似的。

    老朱絕對是名副其實的背鍋帝。

    這一次出來辦差,錦衣衛僉事吳華就拿圣意說事,他冷笑道:“老大人,圣人震怒北平士紳商賈,勾結敵國,身為欽差,我們可要秉承圣意,把案子辦好,多抓幾個卑鄙的小人出來,也好給圣人一個交代,您老說是不是?”

    劉三吾身為清流,哪里看得起吳華,而且這小子說話,也實在是沒有道理!

    “老夫請教一事,陛下是讓我等查案,還是定罪?”

    “這個……自然是查案!”

    “既然是查案,是非對錯還沒有論定,吳僉事就要大開殺戒,萬一查無憑證,又該如何?難道要牽連無辜之人嗎?”

    老頭中氣十足,義正詞嚴。

    “圣人命老夫為欽差,老夫就要據實上奏,絕不敢欺瞞圣上,我想,你們錦衣衛也不會糊弄公事吧?”

    不愧是耍弄筆桿子的,幾句話,把吳華駁斥的體無完膚。

    只是作為蔣瓛派出來的殺手锏,哪里會輕易認輸!

    “哈哈哈,老大人,我聽說令尊,還有你的幾位兄長,都在前朝為官?”

    劉三吾的爹當過元朝的翰林學士,幾位兄長,也前后入仕為官。后來被起義軍給殺了,劉三吾為了避禍,逃到了廣西。

    “老大人,我還聽說,洪武元年,天兵攻克廣西,你歸隱林下,直到洪武十八年,才再度入仕,整整十八年,埋沒山林之間,老大人是不是心有不甘?”

    劉三吾眉頭緊鎖,作為一個儒者,他先后在兩朝為官,實在不是光榮的事情,尤其是侍奉元主,更是與當下格格不入。

    老先生極力淡化此事,卻沒有想到,居然被吳華拿出來做文章!

    “吳僉事!老夫為官清正廉潔,對陛下忠心耿耿。至于老夫的過往,不止陛下清楚,太子殿下也清楚,你若是有什么話,就只管上奏,老夫等著就是!”

    吳華搖頭,嬉笑道:“老大人,你不要生氣,閑聊么!你的人品,我當然相信。可問題是我大明立國二十年,雖然幾經整頓,但官場上還有許多前朝的余孽,民間也有一些人,寧愿當韃子的走狗,也不愿意效忠大明。

    北平是前朝故都,又鄰近草原,走私通敵之事,時有發生。紀同杰去北平不久,就被這幫人收買,足見他們的可怕之處。如果不行霹靂手段,任由這幫人胡來,我大明邊防,千里之堤,就會毀于蟻穴……老大人以為然否?”

    劉三吾不能昧著良心說假話,吳華講得的確有理。

    可問題是,這家伙要借著此事,牽連無辜,大肆屠戮,搞什么瓜蔓抄,老先生萬萬沒法忍受!

    “吳僉事,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天心仁慈,辦案要按照規矩來。”

    老頭依舊堅持,可吳華從他的神色語氣上,已經感覺到,氣勢沒有那么強了。

    劉三吾的出身,就是最大的把柄。

    你老頭聽話最好,敢壞事,錦衣衛有的是辦法,把你牽連進去!

    其實為了布這個局,錦衣衛已經花了差不多一年時間,去歲錦衣衛被廢,地方上就是北平率先出手,這筆賬蔣瓛當然不會忘記。

    他接任指揮使之后,就調動在北平軍中和民間安插的暗子,著手布局。

    這些事情,并沒有驚動柳三和陳遠。蔣瓛很清楚,他們都長時間在北平,已經不可靠了,必須安排自己的親信才行。

    紀同杰就是他派出來的,而這一次他的目標也不僅限于士紳商賈,他想牽連更多的人,最好把朱棣也拉進來,只要能坐實證據,哪怕是皇天貴胄,錦衣衛也不怕!

    就算殺不了朱棣,把一個藩王圈禁幽居,也足以彰顯錦衣衛的威風了!

    吳華不斷盤算著,而老頭劉三吾卻是提心吊膽,夜不能寐,一路上至少瘦了五斤,大眼袋都垂了下來。

    這不是作孽嗎?

    老頭恨不得一直趕路,不到北平才好。

    可道路終究是有限的,他們還是到了北平,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就見城南外面,有一片十幾畝地方圓的區域,里面擠滿了人。

    聲音鼎沸,人頭攢動,十分熱鬧!

    不年不節的,是廟會嗎?怎么這么熱鬧?

    一行人不由得放慢了速度,只見一座木制的棚子,在上面又一塊臨時的牌匾,寫著“大寧商品展銷會”,七個字。

    在牌匾下面,有幾個漢子,面前放著一個大木桶,里面熱氣騰騰,散發著香味。

    “過往的客人,喝碗奶茶吧!”

    “是啊,來喝一碗,都是免費的!”

    劉三吾恰巧從前面路過,有人捧著一碗,送到了面前,笑呵呵道:“老先生,潤潤喉嚨!”

    還真是民風淳樸,劉三吾下意識接過來,嘗了一口,皺眉道:“這,這是蒙古的奶茶啊?”

    年輕人笑道:“老先生好見識,居然喝得出來,這可是地地道道的蒙古奶茶!讓大家都嘗嘗吧!”

    他們說著,要給其他人倒茶。

    劉三吾眉頭亂挑,猛地把碗摔在地上,摔了個粉碎!怒吼道:“你,你們怎么敢明目張膽,在這里送蒙古的奶茶?”

    老先生臉色慘白,胡須顫抖,他是干什么來的?

    就是奉命來查勾結蒙古的罪證,那個吳華擺明了要掀起大獄,無風不起浪,有風浪滔天!

    北平這些人是傻子嗎?

    居然明目張膽,在城門外送奶茶,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勾結蒙古?

    這時候吳華騎著馬已經走了過來,瞧著眼前的一幕,譏誚道:“好一個胡風昌盛的北平,不來,我還不知道哩!”

    劉三吾愈發惶恐,大怒叱問:“是誰讓你們在這里送奶茶的,還不快把人給老夫交出來!”

    他們雖然沒有穿官衣,但也威風十足,年輕人也不敢怠慢,急忙向里面跑去,不一會兒,走出一個青衣小帽之人,他連忙沖劉三吾等人行禮。

    “在下是蒙古人扎臺,是受了大寧都司經歷官柳大人之命,在此主持展銷會,有什么得罪之處,還請見諒!”

    “大寧都司?跑北平來干什么?”

    “是這樣的,大寧鋼鐵廠籌建之后,產能不斷增加,需要內銷北平。”

    “鋼鐵廠?蒙古人?”劉三吾簡直要昏過去了,就算找死,也沒有這么干的啊?

    扎臺當過官,看得出來,劉三吾一行人非比尋常,便老老實實道:“我等皆是在大寧都司接受改造的……罪人。是柳大人教我等生存之道……這里面的鐵器鍋具,都是我等參與制作的,此番來北平設立展銷會,一為銷售商品,二為了化解矛盾……請老先生明察!”

    劉三吾略微思量,突然眼前一亮。

    他猛地跳下戰馬,那么大歲數的人,竟小跑著沖了進去……當他看到遍地的鍋具,還有那些操著生硬漢語的蒙古貴胄之時,老先生眼淚都下來了。

    原來蒙古人徹徹底底投降了,馴服了,這一刻,老頭泣不成聲!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Bet365娱乐是大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