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七三中文網 > 長寧帝軍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燒錢訓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網] http://www.xakevw.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沈冷的旗艦神威是目前大寧海船中除了陛下的龍船之外最大船型,船長達到了驚人的四十多丈,這可能已經是木船結構能造出來的戰船規模的極限。

  四十多丈長的戰艦在海上向前行駛的時候劈開水浪,像是一頭巨大的海獸。

  在神威戰艦的前邊是水師的先鋒營,將軍王根棟向沈冷求情讓他做先鋒官,可是沈冷一開始并沒有準,而是準備選派了別人,王根棟在沈冷大帳外邊苦苦求了兩個時辰,沈冷不得不答應了他。

  沈冷其實理解王根棟的心思,他只是想第一個沖上去為辛疾功報仇。

  “大將軍。”

  廷尉府千辦耿珊站在沈冷身邊,臉色有些歉疚:“我們在桑國沒能打探到什么,對不起大將軍。”

  沈冷側頭看了看她,笑著搖頭:“你們打探回來的消息還少么?不要因為做不到的事而自責,你們都是英雄。”

  古樂蹲在一邊賭氣似的說道:“若是能再晚回來一天我就把龍龜戰船的圖紙都搞到手了。”

  沈冷瞥了他一眼:“這次我站在耿珊這邊。”

  古樂:“噫!”

  沈冷道:“我知道搞到龍龜戰船的圖紙意味著什么,或許能在戰場上幫我們一個大忙,找到龍龜戰船的破綻,一擊必勝,可是仗要打,人更要活,你出了事的話,我打破了再多的龍龜戰船心里也難過。”

  古樂:“這個娘們兒......”

  耿珊:“嗯?”

  古樂:“這個少女,太無情了!她還揍我。”

  古樂看向沈冷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這,朝著這揍的,一掌下去屬下差一點就半身不遂,渾身上下的筋都縮了,真狠。”

  沈冷笑著搖頭,古樂還是改不了口,還是習慣了在他面前自稱屬下,然后忽然想到古樂說所有的筋都縮短了,于是有些心疼古樂。

  耿珊走到古樂身邊,古樂蹲著往一邊挪:“你你你離我遠點......我現在看見你就脖子疼。”

  耿珊道:“再胡說八道我下次打斷你的腿。”

  古樂:“哪一條?”

  耿珊:“哪一條都行。”

  陳冉本來在燕山剿匪,可是得知大將軍要返回東疆的消息之后星夜兼程的追上來,在沈冷出長安之后不久追上他,得知辛疾功死了,陳冉這一個多月來心情也沒有好過來。

  此時看到耿珊和古樂兩個人,心情才稍稍好了些。

  “大將軍,古樂當眾調戲少女,是不是應該重罰?”

  陳冉問。

  沈冷道:“這事兒不好管,他調戲自己家家里的,但是如果自家里的女人打了男人,當然我們也不好管,清官難斷家務事,你說真是要打起來的話,我們在一邊看著還要準備些瓜子花生什么的。”

  古樂:“娘家人就是這么對我的嗎?”

  陳冉:“嫁出去的水子潑出去的漢,呸......”

  耿珊嘿嘿笑了笑,把古樂按住就是一頓揍,手指頭敲在古樂腦袋上崩崩兒的。

  過了一會兒后古樂揉著腦袋回來,靠在船舷上對沈冷說道:“桑國的水師規模不算小,他們傾盡國力打造的水師就是為了和大寧爭雄,大部分戰船都沒有什么可注意的,龍龜戰船是他們的利器。”

  沈冷已經看過了那部分龍龜戰船的圖紙,這種戰船最讓人覺得難對付的是,它不會翻,即便是如大寧艦隊里已經第三次改造過的鐵犀沖撞船撞上去也不會翻,獨特的構造讓龍龜戰船在海上就像是一個不倒翁。

  “船體很寬,橢圓。”

  古樂道:“龍龜戰船其實就是沖撞船,船頭的撞角是鐵鑄成的龍頭,船身像是龜甲,整艘船看著像是密封的一樣,但是在上邊兩側能打開窗戶,他們的弓箭手可以往外放箭,不但不會翻而且還巨大,在這之前還沒有人把沖撞船造的和萬鈞似的那么大。”

  沈冷點了點頭。

  龍龜戰船極為沉重,最前邊的龍頭沖撞力很強,而大寧這邊的鐵犀撞角對龍龜戰船幾乎構不成威脅,龍龜戰船的船體太特殊了,撞角頂上去,他們的戰船就會滑開。

  “他們已開始不會使用龍龜戰船。”

  沈冷沉默了片刻后說道:“之前你們送回來過消息,桑國龍龜戰船的數量并不是很多,最多只有六十余艘,這是他們決戰時候的利器。”

  他說完之后回頭看了一眼,大胡子蹲在甲板上正在一張一張的仔細看著龍龜戰船的圖紙,他雖然不是造船出身,可是最近這段時間一直以來都在東海船塢,對于造船的工藝當然不陌生,已經有幾年他都在改造戰船,這是個干一行愛一行的好大胡子。

  “大胡子,有沒有什么發現?”

  沈冷問了一句。

  大胡子從出征之前拿到龍龜戰船的圖紙之后就一直都在研究,出海已經兩天,他就沒有離開過那些圖紙。

  “大將軍。”

  大胡子回頭看向沈冷:“沒有。”

  沈冷道:“能有嗎?”

  大胡子搖頭:“不能。”

  眾人全都笑起來,大胡子耿直。

  大胡子起身走到沈冷身邊說道:“缺少的那部分圖紙是龍龜戰船的內部關鍵構造,想找到龍龜戰船的弱點,靠外部組成的圖紙沒多大用,但是......”

  大胡子道:“我們找不到龍龜戰船的破綻,那就讓我們自己更強。”

  陳冉道:“又吹牛皮,到了開戰的時候,如果你改造的戰船憋屁了,我就讓你憋屁。”

  大胡子道:“你才憋屁,你滿嘴憋屁。”

  陳冉笑道:“我湊,你現在反擊這么犀利了么?”

  “報!”

  桅桿上的瞭望手在這時候喊了一聲。

  “前鋒隊伍發旗語,對面出現桑國船隊。”

  沈冷點了點頭:“來了。”

  原本還嬉皮笑臉的人們在這一瞬間都肅然下來,沈冷看向他放在一邊的那桿鐵槍,大步過去將鐵槍抓起來:“下小船,我們過去看,下令中軍后軍戒備。”

  神威戰艦的一側放下去一艘蜈蚣快船,沈冷帶著陳冉他們登上小船朝著前邊劃過去,不多時到了先鋒軍中,巨大的萬鈞戰艦上放下來軟梯,沈冷他們登上萬鈞。

  “大將軍。”

  王根棟指了指前邊:“前方發現不明數量的桑國戰船,距離還遠,他們看到我們之后停了下來,應該會派使者過來交涉。”

  沈冷嗯了一聲:“先看看情況。”

  大概等了有兩刻左右,不見對方派小船過來,沈冷吩咐了一聲:“他們是要直接打,不打算先來說幾句什么了,其實想想也是,還有什么可說的,王根棟,第一戰就交給你了,我回神威,會根據戰局看怎么支援你。”

  “是!”

  王根棟應了一聲。

  沈冷他們又回到神威戰艦上,沈冷下令中軍向前,把中軍和先鋒軍的距離拉近到只有幾里遠。

  神威戰艦遠比別的戰船更大更高,他登上船樓舉起千里煙看著,遠處海面上,桑國的戰船已經在改變陣型。

  “他們的隊伍里一定有一個大人物,低級別的將領不敢下令直接進攻。”

  沈冷自言自語了一句,側頭看向陳冉:“去告訴謝扶搖,讓他帶三十條船往左邊移動,先鋒軍和桑國的船隊打起來之后,讓他看準了敵人的旗艦,自行尋找戰機,不可沖動。”

  “是!”

  陳冉回頭吩咐了一聲,立刻有人把沈冷的將令傳達給桅桿上的瞭望手,瞭望手隨即轉身朝著后邊的船隊打出旗語,不多時,一艘萬鈞戰船帶著二十幾艘伏波戰船和兩艘鐵犀離開了大隊,朝著左邊迂回了過去。

  “傳令給王闊海,讓他帶三十條船跟在謝扶搖身后,保持間隔,用謝扶搖的船隊為他掩護,這樣敵人的瞭望手就不會看到后邊的船。”

  “是!”

  很快軍令又傳達了下去,大概一刻之后,又有三十條戰船離開了中軍,遠遠的墜在謝扶搖的隊伍后邊,用謝扶搖的船隊掩護。

  “普通的沖撞船。”

  沈冷舉著千里眼自言自語似的說著。

  遠處,二十幾艘桑國的沖撞船在最前邊朝著大寧水師的先鋒軍沖了過來,看得出來,這些戰船上的士兵是抱著必死之心,桑人在這一點上值得稱道,他們的士兵只要上了戰場,在沒有撤兵命令之前,就算是打到只剩下一個人也不會退走。

  桑人崇尚武士,將這種絕對不退縮的做法稱之為武士精神。

  先鋒軍中,王根棟看到那些沖撞船過來臉色卻反而變得平靜下來,在開戰之前,他一直都很激動一直都很悲憤,可是真到了要打起來的時候,這種情緒反而消失了,他越來越冷靜。

  “傳令所有萬鈞,把敵人的沖撞船打下去。”

  “呼!”

  隨著令旗揮舞起來,先鋒軍中的十艘萬鈞戰艦開始向前一字排開,萬鈞戰艦的船長有三十幾丈,一排萬鈞,看起來如此的壯觀。

  船上安裝的拋石車迅速的做著調整,有了大胡子和無數工匠集思廣益不分晝夜的試驗,終于能把拋石車撞在戰船上,還能保證轉船的平衡,這一點其實很難。

  大胡子本想設計出一種可以打出火藥包的武器,但是工藝上達不到他的要求,這個想法到現在也沒能實現。

  “測炮,放!”

  一聲令下,其中一架拋石車將一塊大石頭拋射了出去,那石頭飛過天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之后,大石頭轟然落進海水中,激起一股沖天的水柱。

  第一發打完之后,所有的拋石車都在調整。

  “齊射,放!”

  呼!

  十架拋石車同時甩出大臂,只不過這次用的不是大石頭,而是火藥包,船上帶的石頭是和火藥包分量差不多的東西,帶的并不多,只是測試距離用的。

  大寧有錢。

  帶的石頭不多,火藥包有的是。

  十個磨盤大小的火藥包飛了出去,飛行距離基本相同。

  隨著一聲一聲的爆炸,十個火藥包相繼爆開,居然沒有一個落水的。

  歸根結底,還是大寧有錢。

  為了應對這次海戰,東海水師訓練一批觀測手,他們的職責就是根據距離來裁剪火藥包引線的長短,每一個觀測手都是在消耗了數不清的火藥包之后才練成了這樣的火眼金睛。

  燒錢訓練出來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Bet365娱乐是大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