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七三中文網 > 我重生了八千年 > 第027章 誰動勞資女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網] http://www.xakevw.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安若欣緩緩抬起頭。

    陽光下,白卓的眼神冰冷如霜。

    在幾分鐘前,他就已經回到。

    但是,看到那些小混混個個手持利器,他忍著怒火沒有冒然沖進來。

    找了一圈,沒找到稱手的東西。因為害怕安若欣受到傷害,他拔下綠化帶的帶刺防護鐵網就轉了回來。

    “白卓……”

    安若欣輕咬牙關,心中的幽怨化作了淚雨磅礴而下。

    白卓似乎聽到她心里的聲音,目光轉向她帶血的嘴角,和紅腫的臉頰上,拳頭不自覺握緊,任憑鐵刺沒入手掌,鮮血順著鋼絲如雨般流下。

    啪!

    他反手,將玻璃門推上,然后用帶刺鋼絲不慌不忙捆住把手。

    小混混們見此,微微一愣。

    “他要做什么?以少打多,學精武英雄嗎?”一個小混混手一指,扭著腰肢嘲笑道。

    “我好怕怕,哎喲,陳真要打我了。”

    “你們別搶,把他留給我,我要打爆他頭。”

    “你們說,在他女人面前把他打成一坨屎,會不會很爽呢?”

    ……

    那些小混混越說越興奮,滿眼放光。

    白卓用手扯了扯鋼絲,渾然不顧雙手被刺得血肉模糊。

    門已關好。

    剩下的……就……是……打狗!!!

    他轉身,牽著鋼絲,緩緩往安若欣走去。

    就在這時,為首的男子突然臉現瘋狂,手一指白卓,喊道:“砍了他!”

    話剛出口,那十幾個小混混頓時舉著手中的錘斧向白卓沖了過來。

    一馬當先的,是個燙了爆炸頭的小混混。

    他嘴角一揚,對著白卓的肩膀砍了過去。

    來之前,上面已經交待,只要不出人命,隨便整。

    所以,這一斧頭沒有一點虛假。

    若被劈中,肩骨絕對要被劈開。

    眼見斧刃就要砍中白卓,安若欣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小心!”她著急的喊道。

    話剛出口,就見白卓左腳往側后方一踩,上半身順勢一扭,避開了斧刃。

    又見他雙手交錯一扯,手中鋼絲頓時捆上爆炸頭的手臂。

    鋼絲上帶著鐵刺,刺長兩公分,被白卓一拉扯,瞬間整個刺入爆炸頭的肉中,疼得他不禁慘叫出聲。

    白卓右手五指一抓,斧頭到了他的手中。

    嘭!

    斧頭向背,對準爆炸頭的手骨用力敲下。

    “啊!!!!”

    慘叫聲驟起,爆炸頭的手骨被白卓一斧敲斷。

    爆炸頭本能抽手,一扯之下,鐵刺如同數把利刃劃開他的皮膚,頓時鮮血橫流。

    這時,白卓勾起一腳,鎖住爆炸頭的腰,再用力一收,令爆炸頭站立不穩,摔倒在地,被其踩在腳下。

    與此同時,白卓手中鋼絲卷動,重重纏住爆炸頭的身體,讓他動彈不得。

    整個過程說時長,其實不過十幾秒。

    就在這時,又有兩個小混混舉著大鐵錘沖到。

    鐵錘比拳頭大,把手以軟管把持,揮動時,軟管彎曲如弓,使錘擊的力度成倍增加。

    白卓雙目一凝,左手一撐爆炸頭的頭,整個身子跨過他,雙腳左右平踢。

    嘭!嘭!

    兩個小混混被同時踢中,連連后退幾步。

    白卓順勢跟上,手中鋼絲套圈一拉,將兩人同時拉了過來。

    那兩人慘叫一聲,不顧背部如火般刺痛,再次掄起手中的大錘。

    然而還沒等他們出手,白卓突然近身。

    轟!

    雙龍出海!

    正中兩人小腹。

    兩人額頭頓時青筋浮現,冷汗橫流,嘴巴大張卻說不出半個字。

    白卓抖動手中鋼絲一卷,頓時將兩人也纏了個嚴實。

    還沒等他收手,身后又沖來三個小混混。一人持刀,倆人持棍。

    白卓顧著捆人,疏于防范,被其中一人以長棍重擊背部,險些擊倒在地。

    好還,他身經百戰,反應速度極快。

    眼見三人追來,他抓起地上的古玩碎片反身扔去。

    一人躲避不及,被砸中鼻梁,頓時血濺胸襟。

    另一人舉棍拍開丟來的青銅器,卻不得不停下腳步。

    唯有那舉刀的小混混來勢不減。

    白卓左手撐地,身體螺旋一轉,橫向掃中小混混的腿。

    小混混站立不穩,如沙包落地,轟然作響。

    又見白卓欺身一臂拍下,小混混如瀨尿蝦弓背,慘叫一聲,仰頭倒地。

    為首的小混混越看越驚。

    此人好厲害的身手,簡直跟電影里那些武打明星一樣。

    而且,出手兇狠,舉手投足之間,往往斷腿折臂,也不知道是什么來歷。

    眼見倒地的手下越來越多,他一咬牙,從腰間掏出一物,赫然是把左輪手槍。

    安若欣眼疾,看到男子掏出手輪,忙提醒:“小心,槍!”

    鏘!

    話未落,一顆子彈離管射出,擦著白卓手臂而過。

    白卓愣了一下,怒吼一聲,雙手抓起身前的男子,“嘭”一聲,重重砸在貨架上。

    至此,十幾個小混混全部倒地,失去戰斗力。

    白卓轉身,看向手持左輪的男子。

    “你……不要過來!”男子威脅道。

    “誰派你們來的?”白卓無視左輪,緩緩向男子走來。

    “停下,馬上停下!否則我要開槍了!”男子威脅。

    “我再問一次,誰派你們來的!”白卓冷眼逼視,腳步不止。

    從男子的眼中,他看到了慌亂。

    這意味著,男子有所畏懼,不敢真下死手。

    為了防止他反過來劫持安若欣,他必須讓對方神經繃緊無法思考。

    “你真要逼我嗎?啊?”

    “來,開槍,沖著這里開槍!”

    白卓指著自己的心臟。

    “你以為我不敢嗎?”

    “敢?敢就開槍!”

    兩人距離只有不到三米。

    “我真會開槍!”

    “開啊!”

    “你……”

    鏘!

    白卓突然沖出。

    與此同時,一顆子彈離管飛出。

    嘭!

    白卓掄起左拳,對準男子的嘴一拳擊了過去。

    由于用的是截拳,力勁非常大,男子慘叫一聲,滿嘴的牙被白卓打斷了十幾顆,落地時,嘴都已經變形。

    “打我?”

    白卓左手五指對準男子的手臂肌肉一抓,再用力一撕。

    隨著一聲細響,男子肌肉被白卓一爪撕裂,痛得他直接暈了過去。

    白卓仍不解氣,對準男子的另外一條胳膊,連連拍出七八下,將其手臂的穴脈封死。

    要不了多久,他的手臂就會因為生機被切斷,而逐漸壞死。

    至此,白卓才緩緩站起身。

    “你……你中槍了!”

    安若欣小跑上前,看著白卓右臂的子彈,驚慌失措。

    白卓緩緩抬起左手,捋了捋她的秀發,心疼道:“讓你受驚了。”

    安若欣聞言,身體一僵。

    下一刻,委屈涌上心頭,她一頭撞進了白卓的懷里。

    “你個人渣!都是因為你!”

    “我討厭死你了,嗚嗚嗚。”

    “你要再不回來,我一輩子都恨死你。”

    “嗚嗚嗚!”

    安若欣哭成了淚人。

    白卓本來想抱住她,但是身體一動,傷口傳來劇烈疼痛,令他忍不住直冒冷汗。

    安若欣有所察覺,抬起頭,看著他有些蒼白的臉。

    “我們得馬上去醫院!”安若欣扶著他,梨花帶雨。

    “不礙事,先把事情處理好,我們再去。”

    白卓說完,輕輕拉開她。

    當他重新看向那些驚魂未定的小混混,眼神再次變得無比冰冷。

    “是誰打我女人的臉?”白卓沉聲問道。

    沒有人回答。

    小混混們都嚇壞了,這個時候誰敢開口?

    “誰?給勞資站出來!勞資自己都舍不得動她,你他娘的敢打老子女人?!!!”

    白卓怒吼一聲,抓起旁邊的一個小混混,用力砸向旁邊的貨架。

    嘭嘭嘭!

    白卓出手毫不留情,直撞得那小混混五臟翻滾。

    “說,是誰?”

    白卓說完,“啪”一把掌拍在小混混的臉上。

    小混混咬牙不語。

    “不說?”

    啪!

    “說不說?”

    啪啪!啪!

    白卓抽得男子直吐血。

    “骨頭硬是嗎?那就來看看誰硬!”

    白卓說完,左手對準男子的腰部一抓。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Bet365娱乐是大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