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七三中文網 > 云鬟酥腰 > 第63章 第 63 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網] http://www.xakevw.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些宮女的話讓歸筑一驚,她倒不知道太子是憐香惜玉的,大小姐在他手上慘成什么樣她最知道。莊懷菁只是按了按她的手,輕聲說:“我累了,不必糾結這些小事。”

    莊懷菁與太子私下偷偷來往的事,沒一個人知道。她今日沒帶泉云過來,是因為泉云不知道她為救莊丞相茍|合太子,早已經失了處|子之身。

    宮女鋪整齊新被褥,依舊是紅錦緞,方才那些桂圓紅棗裝回進幾個盤子里,放在紅木圓桌上。歸筑不知道說什么,只能扶莊懷菁過去坐下。

    莊懷菁方才喝了碗湯,肚子正暖和,宮女為她擺上又端了碗煮好的熱湯圓,讓她吃著墊肚子。

    歸筑拿出帕子為莊懷菁擦額上的汗,心想這東宮的宮女未免也太盡責了些,不是湯藥就是湯圓,難道太子專門吩咐過?這不太像太子的性子,都說他古板,哪有功夫做這種事?怎么大小姐也不覺怪異。

    莊懷菁沒看出歸筑在想什么,太子今天背她的時候,在她手中塞了顆藥,和她上次在山洞中吃的一樣。

    這小小粒藥實在頂用,她雖有疲倦,但身子也還好。應當是宮中御醫配的藥,也不知太子有多少,說不定能為父親討來一顆。

    太子的事比她要多,等宴完賓客之后,他還得進宮一趟見皇帝。燭臺大紅燭慢慢燃燒,紅柱泣淚,腳踏雕刻蝙蝠與多子葡萄,圓潤光滑。

    莊懷菁揉了揉額頭,一旁宮女見她有些困倦,便上前輕聲:“殿下說娘娘若是累了,可以先歇著,不用等他。”

    歸筑知道莊懷菁半夜就起來梳洗,現在定是累的,也道:“既然太子殿下說了,小姐也不必強撐著,容易壞身子。”

    莊懷菁也確實累得不行,今天累的不止是身子,她怕腹中孩子出事,時刻提心吊膽,著實是疲憊,便隨了這她們的話。

    歸筑脫了她的鞋襪,宮女端來面盆給她泡玉足。新婚夜的大紅燭不能滅,等莊懷菁泡完之后,宮女抬手放下床前的紅幔帳,遮住燭光的光亮,小聲對莊懷菁道:“這幾日天涼,娘娘別掀了被子。”

    莊懷菁閉上眸,輕輕點頭。大抵也沒誰像她這樣,天色才剛黑,新婚丈夫還沒回屋,她便早早睡下……若是被人知道了,定要說一句不知分寸,恃寵而驕。

    不知分寸的事她做得太多,恃寵而驕卻也不一定算得上,她倒不覺太子很寵她,只不過男人在意的那幾點她都有,所以才不一樣。

    寢殿內安安靜靜,莊懷菁身子乏,沒多久就睡著了,她鼻息輕淺,雙眸合上。

    殿內的宮女輕手輕腳,把明日要穿的衣服備上。

    *最新免費章節*

    ……

    約摸真是累著了,又沒人來吵她,等莊懷菁再次醒來之時,已經到了深夜。

    旁邊的男人微微側躺,大手摟住她的腰,埋在她頸間,大紅蠟燭已經沒了半截,其他宮燈都熄了,殿內的宮女都不在。

    他身上沒有酒氣,沒喝多少酒。莊懷菁初醒來時心中驚了驚,后來才想起他們已經成婚。

    她睡得熟,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回來的。繡紅牡丹幔帳垂下,燭光昏暗,看不清人影。

    莊懷菁頸間熱意濃,她的心跳得快,也不敢動,怕吵醒他,只能由他這樣。外面似乎在刮風,現在已經是深秋,葉片掉了一地,沒過幾日或者就轉冬。

    她心想這樣也好,或許剛好能藏住肚子。

    莊懷菁沒敢亂動吵醒太子,她的手輕輕抬起,擦過太子的手背,放在平坦的腹部,才放下去,太子的手便突然動了動,握住她的手后,又與她十指緊扣。

    他的氣息依舊平緩,莊懷菁卻覺脖間燙了火樣,錦緞之下的身子也熱了熱,她長發搭在枕頭上,太子倒沒壓住。

    她懷孕了。

    莊懷菁也知道孕期前三月不能行房,便也只是咬唇,輕輕蹭著他的手,舒緩一些。淡淡的昏暗之中,男人慢慢睜了眼。

    他突然開口問:“難受嗎?”

    莊懷菁知道他是醒的,只紅臉輕道:“有些。”

    方才不小心碰到,太子受的折磨不比她少。

    “忍一忍,不可以。”

    莊懷菁的玉頸留下男人的溫熱,他輕掀被子起了床,紅木圓桌上的茶水已經涼了,但他拿起之后,一飲而盡。

    她微微坐起來,手撐在錦緞上,長發垂在柔軟的胸前,隔著幔帳看太子的身影,床頭掛一個福字香囊。

    他們兩個在這上面居然很了解對方如果真的開了閘,誰也不會輕易停下。太子偏愛她求饒的哭泣,她也喜歡他那股子力。

    莊懷菁想了想,對他道:“不若分床而眠?”

    *最新免費章節*

    如果因為這種事傷了孩子,連她都會覺得羞愧,她尚無懷了孩子的感覺,只是身子偶有不適才會察覺到腹中胎兒的存在。

    太子拿茶杯的手突然頓了頓,他慢慢放下茶杯,發出了淡聲輕響。他轉身回去,抬手掀開幔帳,莊懷菁望不清他神色。

    “殿下?”

    他身材高大,骨節分明的大手輕撫她烏黑柔順的長發,只告訴她:“往后叫夫君。”

    風從縫隙吹進屋內,燭臺上的大紅燭燈光輕輕搖來晃去,紅錦緞面柔滑貼身,他說完那句話后,莊懷菁便立即察覺到他的想法。

    良久之后,莊懷菁坐在床榻邊,氣息有些不勻,她手里拿著帕子,放在腿上,嘴唇朱紅而瑩潤,不敢望面前的男人,只垂下眸,耳畔漲得紅。

    “日后便也這樣來吧。”男人站在床前,系緊大帶說,“孤讓御醫過來保胎,一個月后便宣布消息。”

    莊懷菁頓時覺得手都疼起來,小口張張合合,似是覺得不太行,等看見太子的臉后,臉又紅了紅,攥緊帕子轉過了頭。

    “今天喝的雞湯味道如何?”他開口道,“里面雖然加了安胎的草藥,但讓人控制了量,應當吃不出藥味。”

    莊懷菁不知道想起什么,咳了一聲道:“還不錯,湯圓味道也行。”

    太子按住她的后頸,微微低下頭,在她唇邊留了個輕印,他察覺到莊懷菁都氣息明顯不穩了些。

    “你的丫鬟來了東宮,如果你身子沒有痕跡,日后有孕,她必起疑心。”

    莊懷菁喉嚨微動,輕道:“聽殿下的。”

    “叫夫君。”

    *最新免費章節*

    莊懷菁耳邊越來越紅,只囁嚅道:“……聽夫君的。”

    她想要又不想要的分床沒有實現,但程啟玉日后沒再碰她也是真。東宮沒有良娣美人,他也不想納,雖是沒圓房,但她受的苦可算是不少。

    大婚第一日是休沐的,嘉朝對此規定不嚴,甚至想要新婚夫婦早日有個孩子。莊懷菁的里衣被揉成一團,丟在床尾,柔軟的身子趴在太子懷里,纖長的睫毛如畫扇,微微閉起。

    太陽慢慢從東邊升起,清晨突然就開始轉涼,莊懷菁被太子摟了一夜,沒感覺溫度有變化,倒是身子暖洋洋,很舒服。

    他的胸膛很寬厚溫暖,換做從前她是不會躺的。她的小臉藏在錦緞中,長發烏黑,還在熟睡,太子也沒打算叫醒她,讓她慢慢睡醒。

    床頭有個紅福字香囊,里面裝著兩截纏繞的頭發,莊懷菁不知道,她昨天看見了,還以為是喜婆放的。

    程啟玉知道她昨天累,從皇宮回來便見幔帳關著,剪發之時也沒吵醒她。

    他的手一直搭著莊懷菁的后背,摟她緊緊。

    宮女守在門外等梳洗,歸筑本準備向宮女問些事,哪知個個守口如瓶,謹言慎行,倒顯得她毛手毛腳了些,她心想不問就不問,反正大小姐也不關心太子的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Bet365娱乐是大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