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七三中文網 > 聊齋之問道長生 > 第六十三章 放榜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網] http://www.xakevw.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玄陽子原本是想說,水系術法,只需涉獵即可,卻用不著費盡心機去精通此道。

    畢竟,修煉水系術法,需要付出的代價,乃是其他別類術法的幾倍,甚至更多。

    因此,執著于水系術法,就未免有些得不償失了。

    倒不如從一開始就鉆研別類,水系為輔,這樣一來,更符合自己的利益。

    幾乎每一個修士都是這般想法,就算有不信邪之人,堅持修煉水系一道,但最后的結果,卻大同小異,就算有取得一些成就的,也只是寥寥少數,可以忽略不計。

    可是正當他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就見到了讓他難以置信的一幕,只見易安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跑到了他的前面,而且這不是最主要的,讓他震驚的乃是對方不僅身形平穩,而且如魚得水,根基穩固,身形所過之處,沒有一絲波瀾,仿佛渾然天成,這分明就是水系術法領悟到了極深的地步,才能達到的水準。

    捫心自問,就算把他與之相比,玄陽子也是自愧不如的。

    如果說先前只是被打擊到了,那么此時此刻的玄陽子就是在懷疑人生了,玄陽子忍不住問道:“你果真是易安?”

    莫不是妖魔所化,玄陽子心里忍不住這般想到。

    “道長何出此言?”

    易安有些不明覺厲。

    他其實并不明白自己究竟做出了何等“驚世駭俗”之事,如果他知道了,或許會為了照顧玄陽子的心情,故意藏拙幾分。

    玄陽子看著妖孽一般的易安,心里充滿了心酸,暗嘆一聲,我太難了。

    看他的樣子,不似作偽,看來是自己多想了。

    原本,他是信奉大道至公的,畢竟,有得必有失,蒼天饒過誰。

    可是自從遇見易安,就被對方一次接著一次的擊碎了他內心的信仰,玄陽子恨不得直呼蒼天不公,按照對方這個修行速度,只怕用不了幾載,估計就能追上他了。

    他算是看明白了,易安本就不能用常理而度之。

    就算易安果真幾年就達到了常人數十年的艱辛,那他也不會再感到這般震驚了,他已經有些麻木了。

    他也是修行了大半生的人了,見識了不少天縱奇才,被他指點過的后輩,更是不知凡幾,但像易安這樣,短短幾天的時間,就邁過別人數十年都摸不著門檻的,卻當真是第一次見到,簡直太打擊人了。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天賦異稟可以解釋了……

    一念于此,玄陽子發誓,以后再不與易安比較修煉上的事情,給自己添堵。

    他可沒有受虐的傾向。

    于是,這次考校,自然就這樣的不了了之了。

    玄陽子一臉不解,易安同樣也是一臉無辜。

    他干啥了……

    怎么就惹得這老道不如意了,雖然玄陽子沒有表現出來,但那股氣沖沖的表情,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這考校是對方提出來的,他可是按照對方的要求演示的,苦思無果后,易安只好暫時拋開這些雜亂的念頭。

    ……

    豎日,終于到了放榜的日子,這天杭州城內熱鬧非凡。

    無數生員,一大早便等不及前去了放榜的地方。

    不僅如此,放榜的現場,還涌入了很多前來湊熱鬧的無關人員,大多數人都是為了瞻仰一下新晉舉人老爺的風采,還有榜首究竟是何人。

    甚至,還有一些從中牟取利益之人,早在鄉試結束的時候,民間就有賭坊開設了賭局,乃是賭前三甲的歸屬,并不是每個前來參加鄉試的生員,都有機會別列入賭局,被列入賭局的生員,無一不是負有盛名,最起碼也是小有名氣之人,每個人的賠率不同。

    比如,其中呼聲最高的就是靖遠書院的幾位才子與杭州城內一直聲名遠播的幾人,他們的賠率都不是很高,大概都在一賠一到一賠五的區間,并不會太夸張。

    俗話說得好,盛名之下無虛士,如果不出意外,榜首解元公,應當會在他們幾人當中抉擇而出,往年都是如此,很少會有黑馬的出現。

    而那些名聲不顯,或者稍差的人,賠率就開得很高了,最低的都有一賠十,甚至還有一賠幾十的存在,往往就有很多賭徒,為了博一博那點微弱的可能,然后鋌而走險,買一些大家不看好,賠率很高的賭局。

    值得一提的是,易安在賭局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竟然有著一賠六的賠率,看來這個文會第一的名頭,還是很唬人的。

    如果沒有那次文會,估計他的名字都不會在賭局上面出現。

    陪著易安前來的,還有李之河,而且看對方表現出來的忐忑模樣,甚至比他這個當事人,還有急切幾分。

    而且據易安觀察,李之河的目光還總是若有若無的向賭局那邊張望。

    易安不禁問道:“李大哥,你莫不是也參加了這次賭局吧?”

    李之河豪邁的說道:“我相信易兄弟的才學,這不正好看到那個賭局,這不明擺著讓我白撿錢嘛,于是我就買了一些,就算不成,易兄弟你也千萬別有什么心理負擔,就權當是老哥我支持你了。”

    易安苦笑一聲,其實就連他自己心里都沒底,雖然中舉可以說是十拿九穩的,但前三甲,卻是沒什么太大把握,在沒有知己知彼的情況下,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對手,究竟才學如何。

    因此,自然很難判別出結果。

    不過,看到李之河充滿了期待的神情之后,也就不說什么滅自己志氣的話了。

    “看來,我們還是來遲了。”李之河看著府衙門外的人山人海,不禁一陣頭疼,這樣一來,他們就連放榜的位置都無法靠近了,只能在這里干瞪眼。

    “等放榜的時候,自然會有專人宣讀,實在不行,多等一會無妨。”易安笑道。

    就在此時,只見有一婦人來到他們近前,詢問道:“這位公子一表人才,可是前來揭榜的才子?”

    易安一怔,有些摸不著頭腦,有些搞不懂這婦人究竟是什么意圖。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Bet365娱乐是大平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