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七三中文網 > 聊齋之問道長生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安國全軍之道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網] http://www.xakevw.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會試中第者被統稱為貢士,而第一名則又被稱為是會元,故而,會元也成為了所謂連中三元的第二元。

  很快,這場決定無數讀書人命運的考試,便終于拉開了帷幕。

  在提供了相關的身份憑證之后,易安很快便順利的進入了考場,在找到屬于自己的考棚之后,易安步入其中。

  這時,也有其他的考生,開始陸續的入場。

  對此,易安只是粗略的掃視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現在臨近寒冬,長安的天氣已經轉寒,這考棚之中,終究還是有點簡陋的,感受著近前的冷風拂過,易安倒是沒有太多的感受,到了他這個境界,莫說只是些許冷風,哪怕是讓他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有著真元的護體,他也感受不到生冷的感覺。

  只是其他的考生,便沒有這般的從容不迫了,尤其是一些上了年紀的,在考棚之中,已經冷得直搓手了,在這樣不妙的狀態之下,那些年輕力壯的考生倒還好,可是那些上了年紀的,勢必會受到很大的影響,甚至嚴重一些,他們還有很大的可能會因此落榜。

  這些身體上的不適,都會直接的影響腦中的思路,不少的考生,顯然是想到了這一茬,臉上都不禁浮現出了一抹急色,這可是他們一生之中的頭等大事,如果因為外界的影響,而致使他們失敗的話,這就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了。

  人的一生又能有多少個三年,更何況在場的大多數人,年紀都已經步入了中年,只怕用不了幾個三年,他們便垂垂老矣了。

  好在,他們現在所有人的處境都是一樣的,只是每個人身體的強弱,也是有所不同的,這樣一來,還是有不少人心里有些不平,至于那些年輕力壯的考生,倒是心情不錯,能夠減少一些競爭對手,他們還是喜聞樂見的,每少一個人,他們能夠脫穎而出的機會,也就會更大一些。

  不過,他們心里的幸災樂禍,很快便成了空想。

  對于科舉這種頭等大事,朝廷向來都是極其重視的,眼看天氣步入寒冬,朝廷當然也想到了現在這種情形的發生。

  只聽差役高呼一聲:“為了讓大家安心考試,朝廷特地提前為每人準備了一副棉被,請各位考生稍等片刻,棉被即刻便開始發放。”

  其實,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在對待考生這件事上,朝廷向來都是很優厚的。

  因為考生的數量實在不少,為了盡快分發下去,不耽擱開考的時辰,除了那些差役之外,甚至一些副考官,都加入到了分發棉被的行列。

  到了易安這里之時,正在發放棉被的那位副考官,卻是讓他有些意外,對方正是他在鄉試之時的那位副考官劉錫潛,沒想到竟在會試之上,也遇到了對方。

  與此同時,劉錫潛也注意到了易安的身影,他快步走過來,不過會試畢竟不比鄉試,為了不落人口實,他還是沒敢跟易安有過多的交涉,只是將棉被分發給了對方,說了一句鼓勵的話,便直接離開了。

  對于易安,他還是比較看好的,不驕不躁,而且學問還不淺,只要不出意外,將來在朝堂之上,勢必會有著對方的一席之地。

  甚至還能夠達到一個難以想象的高度,總而言之,跟對方結一個善緣,乃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

  易安見狀,先是一怔,過了一會,他才有些明悟了對方此舉的用意,劉錫潛應該是為了避嫌,如果被一些有心人利用,雖然不至于發生什么嚴重的后果,但這種事情終究還是有些不好聽。

  不過話說回來,按理說劉錫潛的身份,還不足以擔任會試的副考官,畢竟對方在鄉試之時,也只是副考官而已,難道對方有著什么非同一般的背景身份?

  易安忍不住這樣想到,不過,他也只是隨便一想,這件事情對他來說,終究只是無關緊要的。

  其實,這倒是易安想錯了,劉錫潛本來確實是沒有機會擔任會試副考官的,一般會試的副考官,都是從主持了各地鄉試的主考官之中挑選的,不過,萬松齡因為有事無從脫身,他也不愿把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拱手讓人,于是再三考慮之下,還是將這次擔任副考官的機會,給了自己手下的人。

  反正副考官向來都是陪襯一樣的存在,究竟是誰來擔任,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有著萬松齡的舉薦,劉錫潛倒也順利的當上了這次會試的副考官,這對他來說,也算是一次來之不易的機會了,更能夠為他的履歷之上,重重的添上一筆。

  這對于他將來的升遷,都是有所幫助的。

  在官場之上升遷,能力只是最基本的一個方面,這資歷同樣也是不可或缺的一個方面。

  等到了吉時,便有差役宣布開考。

  “開題……”

  “開題……”

  因為考生的數量實在眾多,貢院最起碼有著數千間的考棚,數名差役,高舉著記有考題的牌子,分別向各個考場走去,直到半炷香之后,他們才總算將開考的消息,傳遞到每一位考生的耳中。

  易安看著那牌子之上寫著:“安國全軍之道!”

  不同于尋常的經義文章,這是一道策問題,雖然題目看似跟經義無關,但卻需要從經義的角度去解析這道題目。

  總而言之,這道題目的難度,還是很大的,鄉試之時的題目與之相比,就有些小巫見大巫了,而且這道題目還不能由著性子回答,一旦涉及政務,那如果寫了不該寫的答案,那到時候可就不只是落榜這么簡單了,一個不慎,這就是被革除功名,永不錄用的大罪,如果再嚴重一些,甚至還有丟掉性命的風險。

  出現這般策問的題,還是讓易安多少有些意外的,一般的考官,還是比較喜歡出一些圍繞經義的題目。

  畢竟,這樣的題目,就算再怎么的刁鉆,或是再怎么的截取,都還算是有跡可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Bet365娱乐是大平台吗